漫谈刘显国的板书艺术研究

作者: 白金声  发布时间: 2019-10-19 09:06:15  阅读次数: 926  

  

                             漫谈刘显国的板书艺术研究

       特级教师刘显国,是我的挚友。从年龄看,他是“30”后,我是“40”后,他长我几岁,他是大哥;从学历看,他大学毕业,我高中肄业,彼此相差悬殊,他也是大哥;从学识看,他出经入史,著作宏富,我蜗居一隅,孤陋寡闻,他更是大哥。1986年,我们在广西桂林相识,翌年,联袂去云南昆明讲学,屈指算来,如今快30年了。

       值得回忆的是,从1997年起,我参与了刘显国组织的“创新杯”教学艺术大赛活动,一年能见上几面。在活动中,我主持过开幕式和闭幕式,当过大赛语文组评委或组长,起草过会议纪要,评选过论文,与参赛老师搞过“教学沙龙”,也多次上过公开课,还获得过教学艺术特别成就奖。盘点这些年与“创新杯”的方方面面,一些场景、一些面孔、一些瞬间,一些细节,串起了我生命中一段值得珍惜的岁月。

       尤其值得提及的是,刘显国主编,为我出版了语文教学艺术“三部曲”——《小学语文课堂教学艺术》《语文德育渗透艺术》和《家庭语文教育艺术》。2008年,又隆重推出《我为语文而来——白金声教学艺术》一书。

       为配合“创新杯”教学艺术大赛,刘显国还创办了《教学艺术》刊物,几乎每期都为我提供版面。更令我难忘的是,2007年7月,我与刘显国从福建厦门到山东日照,路上我感冒了,他在杭州停车,为我买药医病。所有这一切,当铭五内。

       有人说,在苍茫的天空中,鹰是最美的风景;有人说,在广袤的旷野上,树是最美的风景;我这个白头翁说,在以往的日子里,“创新杯”是最美的风景!如今,我虽然垂垂老矣,但我心中的这片蓝天,永远只为“创新杯”存在!

       近日,我打算写一篇关于刘显国的报告文学,名为《从竹乡走出来的刘显国》。在搜集资料的时候,他打来电话,说一本50万字的《板书艺术研究》已经交给出版社,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我感到由衷的喜悦。

      下面,书归正传,谈谈我对刘显国板书艺术研究的认识。

       板书可以说是课堂教学中最平凡、最基本的一种教学手段,它在教学中的地位仅次于讲述。板书,是教师授课时用粉笔写在黑板上的字,或用粉笔画在黑板上的图表、图形等,是各科教学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之一,是一种简便有效的直观教学形式。即使在现代电化教学中,仍然需要板书,不过是将板书的内容通过多媒体显示出来,而不是用粉笔写在黑板上,这样更加简捷方便,且省时省力。精湛的板书,是撬开学生智慧的杠杆,是知识的凝练和浓缩,是教师的微型教案,能给人以志得神怡的艺术享受。

        我国使用板书的历史和整个中华民族的教育史相比,还显得比较年轻。清末,“癸卯学制”颁布后,各地相继“广学校”,把我国传统的个别教学形式改为课堂班级教学形式,开始使用板书,课堂板书应运而生。鲁迅先生在绍兴府学堂就“有时使用图表”来教学。1912年,教育部公布的《师范学校规程》及《师范学校课程标准》都明确规定要学生掌握“黑板写法”,并于1914年在《视察京师公私立学校公告书》中,对雏形的板书予以嘉许:教授“国文”,“提示生字于黑板,各生轮认以引其注意,尚属得要”。可见板书在这时就开始引起一部分人的重视了。1941年8月,蒋伯潜先生在《中学国文教学法》中为揭示文章层次而设计的《归去来辞》《画记》两则图表,已经接近于我们现代的板书图示了。至于板书在语文教学中出现的方法,黎锦熙先生在《新国文教学法》就有明确的论述。

       但雏形的板书像一个私生子,出生后未得到多数人的关注和护养,任其自力生长;加之一般教师固守传统教法,尽管鲁迅先生早就提示过:“用活电影来教学,一定比教员的讲义好”,好的板书如同“活电影”。遗憾的是在20世纪40年代以前没有人研究它,因而板书始终是雏形的。

       新中国成立后,各中小学先后成立了教研组,教研活动开展得很活跃,板书也初步引起了广大教师的重视。不久,苏联的普希金教授法传入我国,板书教学与研究比以前有了发展。广大教师开始认识到板书是一种较好的教学手段,便基本上按普希金说的将“大纲”于“上课时写在黑板上,让学生记下来”。为多向学生灌输些知识,因而力求工整、清晰,课堂板书较新中国成立前有所发展。但更多的是经验性的描述,板书内容以结构提纲为主,板书形式以文字组合为主。与此同时,也有人着手摸索板书设计,然而大小政治运动接踵而至,板书研究一直得不到重视。上个世纪60年代,有些教师虽致力于研究板书的科学性,但随即而来的“文化大革命”,将板书设计也“革”掉了。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国外的板书教学状况对国内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如日本、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等的板书教学研究,引发国内教育界对板书设计进行了深入思考。特别是1978年兴起的语文教学改革,引进了外国的一些新的教育理论,有经验的老师和有志于教学研究的中青年教师,日益认识到了板书是增强教学直观性、启发学生思维的重要手段,并着手研究课堂板书的科学性和艺术性,因而板书设计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满园春色、百花吐艳的兴旺景象。然而,长期以来,我国教育工作者对板书的设计研究一直是零散而不全面的,尤其是对板书理论的研究,大都还停留在感知阶段,认识水平表现出一般性和肤浅性。但是,就在这时,1991年4月,刘显国在贵州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板书艺术》一书。这本书从一定的高度,对板书理论进行了全面而透彻的分析和说明,初步形成了板书艺术的理论体系。在某种意义上说,该书填补了我国中小学教育理论研究中的一个空白。

       全书共八章。第一章:绪论;第二章:板书设计的作用;第三章:板书设计的原则;第四章:板书的美学要素;第五章:板书设计的方法;第六章:板书设计的形式;第七章:副板书的设计;第八章:板书设计的技巧。书后还有个附录——板书评介,包括数学、语文、自然、史地,共120幅。这些板书设计,大都脱出俗套,新颖醒目,结构奇巧,表现出匠心独运的功夫。且对每幅板书设计都进行了精湛的评析,显示出他的学识、逻辑思考力和艺术表现力。更难能可贵的是,在绪论里,刘显国对板书与电化教学、板书与反馈教学、板书与熵减效应、板书与示范效应等都做了深入的探讨,其理论研究的系统性,理论阐释的科学性,都是无与伦比的,板书这种“雕虫小技”,从此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

       时隔八年,也就是1999年8月,刘显国的第二本《板书艺术》问世。由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的《板书艺术》,内容更丰富了,理论体系更臻于成熟了。书中新增加了四章:板书艺术的基本原理、板书的造型艺术、黑板画的艺术、板书的运用艺术。在“板书艺术的基本原理”这一章里,刘显国从美学、教育学、心理学和系统论等四个方面对板书艺术进行了高屋建瓴的论述,达到了相当的理论高度。

       2013年1月,刘显国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中小学教学艺术实用全书》(第2版),这是一本中小学教师成长的必备的工具书。《全书》从实用的角度出发,特设了一章谈课堂板书教学艺术,其中有一节是专门谈简笔画的。从“板书”到“板画”,这是一个飞跃,“板书”已不再是顾名思义的“在黑板上用粉笔写字了”。今天的板书,不仅有文字和符号的巧妙的组合,而且常辅以画龙点睛式的简笔图像,甚至也有了以图像为主的板书。由板书衍生出板画之后,黑板上常常是图文并茂,书画相生,无疑使板书的功能更臻完善。

       纵观刘显国的板书艺术的研究,我认为有如下三个特点:

      1.早——起步早。

      在我国,最近的一次教育改革,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其根本目的,是要清除“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提高教育质量,完成中小学课程在基础教育阶段应当承担的任务。要达到这样的目的,需要从各方面入手:教学大纲的制定,教材的编写,教师队伍的培养与提高,等等。众所周知,在中小学教育的这些方面,我们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之内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随着大纲、教材和师资队伍建设等问题的初步解决,各科教育的改革自然而然地就深入到了课堂教学的领域,也即需要进行教学方法的改革。而如何上好每一堂课,已成为摆在广大教师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在这样的形势下,全国范围内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教学改革的实践,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教学风格和流派。可以说,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基础教育领域里,真正开始了一个教学改革的新时期,出现了生机勃勃、百花盛开的大好局面。

       在这个教学改革的大潮中,刘显国率先选择了牵动和渗透着教学全局的课堂板书作为突破口,潜心钻研,奋力实践,取得了巨大成功。

       板书,对每个教师和学生来说都不陌生,所有的教师,不管是大学的,中学的,小学的,还是幼儿园的,也不管是教哪一门学科的,给学生上课时都要用到它。板书在教学中所占的地位,极为重要。它关系到每一个教学要求的落实,影响到每一堂课的教学效果。但是,我们也看到,长期以来,绝大多数教师只不过是单纯地把板书当作课堂教学的辅助手段而已,很少有人进行过专门的研究。所以,以往的课堂教学板书实践,或多或少地总带有某种程度的随意性。然而,就是这每个教师都要用的板书,在刘显国手里,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他不但把板书当作科学研究的重要课题,认真总结经验,探索规律,而且把黑板当作艺术创造的园地,赋予了板书以审美的价值。最后,形成了一本本《板书艺术》的著作。就这样,在我国中小学教育界,最早拿出了自己的板书研究的科研成果,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广——成系统。

       刘显国研究板书,始于20世纪80年代。那时,他在四川省大竹县教研室当主任,负责全县中小学教研工作。经常率各科教研员到基层学校听课,搞调研。他指导教学,不但有高中的、初学的,也有小学的,且涵盖了中小学各个学科。在听课和评课中,他收集了大量的板书设计,语文、数学、自然、地理、历史、物理、化学、生物、美术等,无所不包。从简单的单幅板书设计开始,逐步形成整个单元、整册课本、整套教材、整个学段的板书设计,其研究由中学到小学,关注不同学科之间的横向联系,视野逐步扩大,程度也渐次深入。再加上他积极借鉴国外板书图示实践和国内同类研究的优秀成果,将板书研究拓展到其他学科研究领域,结束了除语文、数学之外其他学科没有或少有板书理论研究的历史。总之,刘显国研究板书艺术,拓展视野,广泛关注,全面思考,系统研究。甚至可以这样说,当前的板书教学的方方面面,没有一个方面不在他的关注中,没有一个方面不在他的研究之列。

       板书,它作为教师的一种教学手段,写之即来,擦之即去,灵活机动,变化无穷,得到人们的青睐。然而,我们在课堂上常见的板书设计是按逻辑顺序排列的提纲,这样的板书,大都严谨周密有余,而新颖活泼不足,往往千篇一律,雷同、刻板,令学生乏味。而刘显国在《板书艺术》列出的板书,却不落俗套,另辟蹊径。他把板书设计进行了纵向、横向、立向,多向探索,结构缜密,无一遗漏,形成了一个多面体,体系非常完备。就拿板书设计的形式来说,他总结出50多种:板画式板书、连线式板书、提示式板书、提问式板书、脉络式板书、辐射式板书、往复式板书、交叉式板书、对比式板书、线索式板书、总分式板书、递进式板书、鱼贯式板书、评论式板书、方阵式板书、坐标式板书、联系式板书、螺旋式板书、显微式板书、缩微式板书、纺锤式板书、扇面式板书、排列式板书、练习式板书、宝塔式板书、阶梯式板书、条幅式板书、回环式板书、摘录式板书、对称式板书、归纳式板书、启发式板书、表格式板书、点拨式板书、放射式板书、集合式板书、形象式板书、分层式板书、摘要式板书、情节式板书、偏幅式板书、雁行式板书、矩阵式板书、阐述式板书、情景式板书、章回式板书、立体式板书、线条式板书、递加式板书、网络式板书,等等。我为什么把这些板书形式都列出来?是不是有点啰嗦?我之所以这样行文,目的有二:一是让读者了解《板书艺术》这本书的主要信息,二是让读者体会刘显国写这本书的良苦用心。这些形式多样、新颖醒目、结构奇巧、意趣横生的板书形式,在我所见过的所有同类著作中无出其右者。

       3.深——有高度。

       对板书艺术的研究,从提出问题、提出假设到形成科学假说、建立科学理论,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要用正确的指导思想、科学的方法,对这一领域里的经验材料进行一番分析、概括和抽象,揭示其本质和规律,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使之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真正成为一门科学。刘显国的板书艺术研究,就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很明显,我们对板书艺术的研究,如果只停留在为具体的教学内容设计板书的阶段上,那么,设计得再多,也不过是一幅幅具体的板书而已,至多也只能为各科教师提供一些课堂板书的参考,不可能成为专门的学问,更不可能成为科学。只有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总结出板书教学的规律,揭示出板书现象的本质,形成理论认识,上升到理论的高度,才能发展为一门具有学术价值的科学。正因为如此,刘显国研究板书艺术,始终没有离开理论的支撑。

       首先,他的研究具有美学基础。他说:“一幅独具匠心的板书,就是教师在教学活动中创造的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他提出板书美学的基本要求是:内容的完善美,语言的精炼美,构图的造型美,字体的俊秀美。

       其次,他的研究具有科学基础。包括教育学、心理学、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等。在谈到板书的记忆原理时,他说:“板书有助于保持记忆,防止遗忘。大脑的记忆过程是信息的输入、编码、储存、提取的过程,板书可使这一过程在大脑中顺利地进行。”

      再次,他的研究还具有相关学科基础。如语言学、文学、书法学、符号学、逻辑学、缩微技术、全息理论等。在每次的“创新杯”教学艺术大赛中,刘显国评课,总喜欢谈板书设计。“成功的板书设计,是教师呕心沥血创作的艺术精品”,这是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有时他还搞专题讲座,他给老师的不仅仅是一般的板书知识,而是提供一定的方法和理论,这些方法和理论,对老师来说,那是太有帮助了。现在有一些老师上课,只注意讲述的效果,而轻视板书的作用。授课时滔滔不绝,却惜墨如金,偌大的黑板,只有片言只语,或信笔涂鸦,杂乱无章,字体忽大忽小,龙飞凤舞,这正是缺乏板书设计能力的一种具体的表现。

       从1991年的《板书艺术》,到1999年的《板书艺术》,再到即将出版的《板书艺术研究》,刘显国的课题越做越大。海涅曾经说过:“每一个时代都有它的课题,解决了它就把人类再推进一步。”刘显国的板书课题研究,在时代的大背景里演进。今天,板书研究的理论和实践,已经使板书成为一个高精密、大功率的教学“机件”,可以说是课堂教学的“集成块”了。

       刘显国,“壮心未与年俱老”,他志存高远,一直钟情于他心爱的课题。愿《板书艺术研究》早日出版,小弟我好一睹为快。(本文写于2015年)

赞39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