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母亲读课文

作者: 白金声  发布时间: 2019-09-19 06:23:19  阅读次数: 952  

  

                                我给母亲读课文

       母亲小时候,住在乡下。东北沦陷那年,她进了小学,不久,便辍学了。抗战胜利后,母亲嫁到城里,第三年腊月,我出生了。

       门前的老榆树,嫩芽青翠欲滴,绿叶遮蔽骄阳,枝丫渐渐光秃。几年过去了,一晃,我上学了。

       母亲生育我们四个子女,我是老大,肖猪,小名叫常有。我九岁时,读小学二年级。在班上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常常得到老师的表扬,母亲为此非常高兴。

       有一天傍晚,北风呼啸,大雪肆虐,天嘎巴嘎巴地冷。我们四个孩子蜷缩在炕头上,只见母亲把火炉添足了煤,淡蓝色的小火苗在炉膛中活泼地跳跃着。母亲说,常有,给娘读段课文。

       我从书包里取出语文书,轻轻翻开,念道:

       王二小是儿童团员。他常常一边放牛,一边帮助八路军放哨。

       有一天,敌人来扫荡,走到山口迷了路。敌人看见王二小在山坡上放牛,就叫他带路。

       王二小装着顺从的样子走在前面,把敌人带进了八路军的埋伏圈。

       突然,四面八方响起了枪声。敌人知道上了当,就杀害了小英雄王二小。

       正在这时候,八路军从山上冲下来,消灭了全部敌人。

       我说,王二小是抗日小英雄,牺牲后,当地军民把他埋葬在刘家庄的山坡上。王二小的坟上长满了青草,他的鲜血染红的那块大石头,静静地卧在山沟里,人们把它叫做“血色石”。  

       母亲夸我读得好,还懂得那么多的知识。我眯缝着一线天的眼睛说,这都是老师教的。母亲拉着我的手,对身边的弟弟妹妹说,我希望你哥哥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了,当老师。这时,屋里响起了稚嫩的掌声。

       1970年,我真的当上了老师。那一年,正值“文革”中期,我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由于冥冥中的一个机缘,如愿以偿,在父亲下放的那个村子开始教书了。

       我家成分不好,母亲常常受歧视,贫下中农称她为“地主婆”。为此,母亲一直深深地陷入痛苦之中,而且痛恨之情也如影随形地在她的心里游弋不去。

       一日,下着小雨,道路泥泞,母亲打着伞给我送午饭,不小心摔倒在了校门口。我闻讯赶去,只见她满身是泥,手还高高地举着饭盒,见此情景,泪水和着雨水在我的腮边流了下来。

       晚上,母亲躺在炕上,脸色苍白,一副难受的样子。她不吃药,不打针,非要我给她读课文不可。她说,听我读课文,能治病,比请赤脚医生好使。

       遵嘱,我找出那本发黄的语文书,轻轻翻开,念道:

       王二小是儿童团员。他常常一边放牛,一边帮助八路军放哨。

       有一天,敌人来扫荡,走到山口迷了路。敌人看见王二小在山坡上放牛,就叫他带路。

       王二小装着顺从的样子走在前面,把敌人带进了八路军的埋伏圈。

       突然,四面八方响起了枪声。敌人知道上了当,就杀害了小英雄王二小。

       正在这时候,八路军从山上冲下来,消灭了全部敌人。

       这时,母亲突然坐起来,紧紧地抱住我,用颤抖的声音哼起来: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

       放牛的却不知哪儿去了。

       不是他贪玩耍丢了牛,

       那放牛的孩子王二小……

       这低沉哀怨的旋律在屋里回荡,如泣如诉,让人泪雨纷飞。当时母亲说了很多话,大概意思是,她喜欢王二小,更喜欢我读的《王二小》这篇课文,希望我好好当老师,做一个为自己梦想拼搏的人,在追梦的道路上一定不能放弃。

       岁月奄忽,一晃,三十七年过去了。这三十七年,我躺着看书,站着教书,坐着写书,四季陪书共度;这三十七年,我闲而思梦,忙而追梦,睡而做梦,三生与梦同行。孩儿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在我的努力下,梦想成真了。

       2007年,我退休了。那一年,是我母亲去世五周年。在王二小牺牲的日子,也就是10月25日这一天,我独自一个人来到母亲墓前,献一束鲜花,读一篇课文,敬一份清单,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此刻,我仿佛又听见了母亲哼唱的声音: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

       放牛的却不知哪儿去了。

       不是他贪玩耍丢了牛,

       那放牛的孩子王二小……

 

赞20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