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语文人(41)

作者: 白金声  发布时间: 2019-08-23 05:26:48  阅读次数: 1206  

  

                               那些语文人(41)

                             “笨”老师韩兴娥

       我知道韩兴娥的名字,始于2010年。那年,《中国教育报》开展第7届“推动读书十大人物”评选活动,共有20位候选人,韩兴娥名列其中,她是山东省潍坊市北海学校小学语文老师。

       一本现行教材教授一个学期,这是全国绝大多数学校撼不动的铁律,可是韩兴娥只用两个星期就将一册语文教材教完了,剩下的课堂时间她用来带领学生一起到处搜罗图书,不停地“读、读、读”。课内海量阅读的效果如何?一次,市里的教研员听课,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让这位教研员连连惊呼:“个个是播音员,人人是小天才!”

       看了这样的介绍,我惊呆了,脑海里顿时叠印出8个大字——教材突围的先行者!于是乎,我断定这一年的读书人物除她莫属。果不其然,经过300万网友投票,2010年推动读书十大人物诞生了,韩兴娥实至名归。如此看来,课内海量阅读确实不是梦。

       打开2011年1月6日的《中国教育报》,大红的通栏标题映入眼帘:“2010年推动读书十大人物揭晓”。韩兴娥在“读书故事”中写道:“我是一名极其普通的语文老师,口才平平不善悬河,文章淡淡不会长篇大论,教改的出发点仅仅是想让自己的教学不再有那么多的烦恼。”

       韩兴娥的烦恼在哪?六年级的学生不会流利地朗读课文,写不出通顺的文章,她被一种难以名状的苦恼纠缠着。当她在书海里遨游寻求答案时,苏霍姆林斯基给了她启示:“儿童的学习越困难,他在学习中遇到的似乎无法克服的障碍越多,他就应当更多地阅读。”

       韩兴娥还记得,她刚识字时,每逢星期天便拿着奶奶给她买冰棍的钱,坐在书摊前的小马扎上“奢侈”一番。最初,她读的是小人书,那行云流水的线条、形象鲜明的人物、简洁生动的文字,让幼小的韩兴娥有了一种忘我和沉醉的阅读体验。后来,她把《暴风骤雨》《青春之歌》《党费》等长篇小说借到家里,这些大部头的文学作品不但洞开了她的未知世界,而且也为她的人生打下了一抹教育底色。到了五年级,巴金的《家》《春》《秋》,她都涉猎了,一本三四百页的小说一个星期天就读完,读不完茶饭不思。升入初中后,巴尔扎克、莎士比亚、莫里哀、雨果、高尔基、托尔斯泰等外国作家的作品,她爱不释手,书中的人物至今仍跃动在她的记忆中。

       1987年,韩兴娥师范毕业,一转身当了老师。她发现教研活动经常研究怎么引导学生读书,各种各样的读书法呈现她的面前,她在虔诚学习的同时,内心却在抗拒:“读法是教会的吗?我上小学时,一天读三四百页书完全不是老师教的,而是故事的内容在吸引我快速阅读。”这些烦恼让初为人师的韩兴娥挥之不去,始终如影随形地在她心里游弋着。

       大道至简,道法自然,语文教学丝毫没有深奥的道理可言。作为教师,要做的就是把大量文质兼美的文章放在学生面前,为他们“吞食”提供条件,让学生的眼睛停留在铅字中,让学生的耳朵浸润在书声中,让学生的心灵和大脑震荡在感动和思维中,使其在高品质的海量文字中畅游,最终实现生命的飞跃。

        经过多年的苦苦煎熬,2000年,韩兴娥终于横空出世了。那一年,她接手新的一年级,便开始了海量阅读的实验。

       “海量阅读”的教学目标不是以一节课、一篇文章设定的,而是以一本书、一个年龄段为单位来策划、设定目标的。韩兴娥把小学六年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学生入学的头一年,在老师带领下,学生们逐步地学会在“海量阅读”中识字;二是在学生的 二、三年级,老师重在引导学生们在“海量阅读”中诵读、积累;三是在小学的最后三年,也就是四、五、六年级,在老师的指导下,全方位地开展“海量诵读经典”。韩兴娥把这个过程,称之为“课内海量阅读”三部曲。这“三部曲”,环环相扣、步步深入,一个一个的轮回,帮助学生跨越式地可持续地成长与发展。

       资深媒体人陶继新在《小学语文教育的开拓者》一文中写道:

       第一次听韩兴娥老师的课,给我的震动之大是始料不及的。她用的教材是《中华上下五千年》,教授哪篇课文不是早准备好的,而是让我当场指定。刚一上课,翻开这本多达60多万字的“教材”,才发现文章大多选自《史记》和《资治通鉴》,每一篇“课文”都是由一小段文言文和相关白话的史料两部分组成。随手一翻,是现行统编教材高中语文中的《鸿门宴》一文,于是就说,就教这一篇吧。说完之后,又心惴惴,生怕自己的率意而为有可能造成这堂课的失败。但韩兴娥老师平静得如一潭波澜不惊的湖水,从容自若。她先让学生“开火车”读一遍,纠正了错误读音,然后由学生自由朗读。不长时间,便要求学生背诵古文,并就文中的一些问题进行争辩。她提出一个问题,学生抢先发表个人意见,假如达不成共识就会引发争论,有时候会自然形成观点对立的辩论集团,各自引经据典,试图说服对方。学生的思辨欲望被激活了,她却成了旁观者。12分钟,教学任务完成。她让我再选一篇。在惊愕未定中,我又选了《楚汉之争》一文。同样,10多分钟之后,任务又完成了。其后又教了《古诗二首》。这种教学看似“不求甚解”,其实教学容量之大,学生获益之多,是我在其他课上绝少见到的。

       读完陶继新的报道,我为之一振。韩兴娥的一根“海量阅读”的搅棒,已经把语文教学那一滩“死水”搅活了;一个“海量阅读”的支点,已经把语文教学这个“地球”撬动起来了。她的学生能融会百科,贯通古今,不就是通过“海量阅读”实现的吗?

       我第一次见到韩兴娥,是在2018年秋季的“千课万人”教师培训会上。我们的报告都安排在晚场,她讲《课内海量阅读的实践与思考》,我讲《人生平台上的习作教学》。

        在去往会场的汽车上,我发现韩兴娥是一个典型的山东女子,中等个子,短发,说话轻言细语,时不时有点冷幽默,毫无“名师范”,非常朴实,朴实得近于憨态,是典型的“讷于言而敏于行”的一类人。她说她是一个笨老师,在课堂上不会“炫技”,不会“包装”,不会“煽情”,只会领着学生老老实实读书。

       韩兴娥率真实在,说此话时她气定神闲。其实,韩兴娥一点也不笨,是老实人干老实事,她大智若愚,学语文就得“鲸吞牛食”。12岁以前的语文,是童年的语文,是积累的语文,是种子的语文,是为一生奠基的语文,不海量阅读行吗?

        杭州黄龙体育中心游泳跳水馆灯火辉煌,看台上坐满了人,这些人不是来看游泳的,也不是来看跳水的,而是来听韩兴娥报告的。

       韩兴娥的报告,没有让人难望项背的高深理论,也没有时髦新潮的教改词汇,普普通通的语言亦如一位大姐姐在给弟弟妹妹讲故事。

       她说:“节假日别的老师可以外出休闲旅游,享受美好的生活,而我却忙着备课,准备教学资料。为了让孩子们在有限的课堂上掌握丰富的知识,我下足了功夫,把一篇篇文章、一本本书敲成课件,录制音频,做成卡片。大量教学资料要一一梳理好,近千首儿歌要一首首敲下来印发给学生,几百首唐诗宋词,要一一做成课件,这些活儿我都要在假期完成。”

       此时,场馆里响起一片热烈掌声。

       在回宾馆的汽车上,我提起她获得了2018年国家第二届教学成果一等奖时,她只是淡淡的一笑。

       我为韩兴娥“读”树一帜的教学法点赞!

赞23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