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语文人(3)

作者: 白金声  发布时间: 2019-07-16 04:59:16  阅读次数: 1034  

  

                                           那些语文人(3)

                                       吕叔湘关心“注·提”

       每到北京,我必去香山。去香山,不是赏深秋的红叶,也不是听盛夏的清泉,而是凭吊一位老人。他埋在香山的一处山坡上,没有任何标记,陪伴他的是山峦翠柏,是阵阵松涛,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他已安息多年了。这位老人就是享有世界声誉的语言学家和语文教育家吕叔湘先生。

       先生通融中西,嫁接古今,撰述宏厚,渊博深湛,并多所开创,多所建树,是我非常仰慕的学界泰斗。上高中的时候,通过老师介绍,我就记住了先生的大名,从此,一直心仪其人。

       1978年,我在呼兰师范双城分校代课,教《现代汉语》。一个没有学历的民办教师从乡下走出来,到县城里教师范生,谫陋浅薄自不必说,摆在我面前的头等大事就是学习。一天,我去哈尔滨,在古旧书店发现了先生的大作《中国文法要略》和《文言虚字》,我如获至宝,倾囊而购。如果说,我喜欢语法,教书还受学生欢迎的话,概发轫于斯,是先生的这两本书让我走上了中文专业教学之路。

       我对先生慕名已久,但一直未能谋面,不免遗憾。1981年7月,全国语法和语法教学讨论会在哈尔滨举行。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语法界第二次、也是规模盛大的一次集会。听到了消息,我忙里偷闲旁听了两天会议。7月8日上午,友谊宫国际会议厅灯火辉煌,座无虚席,来自东西南北、五湖四海的专家学者聆听先生主旨发言《语法体系及其他》。我坐在会场前排过道的加座上,与先生近在咫尺。近80岁的老人,白头发,白衬衫,清纯的眼睛,瘦削的身体,儒雅的风度,略带苏南口音的普通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先生发言纵横捭阖,滔滔不绝,看似信马由缰,汪洋恣肆,实则散而不乱,放而能收,不愧为蜚声海内外语言学界的一代宗师。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一次会议上,先生针对语文教学的流弊,算了一笔账,一个孩子从进小学到高中毕业,花在语文学习的时间在各科中独占鳌头,遥遥领先,可是成绩呢?先生大喝一声:“语文教学少慢差费,岂非咄咄怪事!”先生的率真放言,似长夜惊雷,振聋发聩,如黄钟大吕,石破天惊,引起了极为广泛的回响,成了深入人心的恒久不衰的督促力量。

       1982年,黑龙江搞起“注音识字,提前读写”教改实验(以下简称“注·提”实验),这是一项整体改革实验,是小学语文教学新体系,宗旨就是多快好省全面提高教学效率。先生时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对此非常关心。可以这样说,耄耋老人把生命的最后一部分融进了“注·提”实验当中,足资几代语文教育工作者效法的楷模。

       1983年8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在北京召开“注·提”实验汇报会,先生因在青岛疗养未能到会,便写了一篇书面发言。“希望不久还将在北京进行试验,使原来不相信的人相信,使原来相信的人更加坚定。使我国的初等教育耳目一新,使宪法上规定的义务教育早日实现。”

       1983年9月,先生在《教育研究》上发表文章,指出:“黑龙江这个实验,就是利用拼音字来学语文,不光是拼音熟了,同时汉字也学到手了。而且比单纯从汉字着手还可以学得多一些,快一点。这都是因为他们充分调动了儿童要读要写的积极性。”

       1983年12月,“注·提”实验中央研究小组在北京成立,并举行第一次会议,先生任组长。

       1984年3月,中央“注·提”实验研究小组召开第二次会议,先生发表讲话。

       1984年8月,黑龙江省教育厅在佳木斯召开“注·提”实验汇报会,先生冒着酷暑赴会作重要讲话,并为大会题词:“你识字,我识字,要识汉字,先识拼音字。你说话,我说话,会说方言,会说普通话。你作文,我作文,作文要作现代文,做人要做现代人。”

       1985年1月,中央“注·提”实验研究小组召开第三次会议,听取黑龙江省和湖南省湘西苗族土家族自治州实验情况汇报,先生主持会议。

       1985年8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李楠主编的《“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报告》,先生作序。

       1985年9月,《提前读写报》创刊,先生为报纸撰写发刊词。

       1985年10月,国家教委召开“注·提”教学实验座谈会。先生指出:“注·提”实验“充分认识到发展儿童语言能力的必要性与迫切性,并且找到了发展儿童语言能力的有效工具——汉语拼音。先利用汉语拼音满足儿童的读和写的要求,然后通过注音读物学习汉字,基本上是无师自通,逐步达到阅读没有注音的汉字读物,写汉字夹拼音的作文,最后达到纯用汉字的作文。这种教学法看起来好像迂回曲折,可是却比直接攻汉字关、打硬仗的效果好。”

       1992年3月,国家教委、国家语委在哈尔滨联合召开全国小学语文“注·提”教学经验推广工作会议,先生因年事已高,不便出门,特为题词:“注音识字,提前读写是普及教育的最佳途径”,以示祝贺。

       1993年7月,先生90高龄,神清骨健,为全国小学语文“注·提”研究会会刊《语文研究与教学》题写刊头。

       1993年10月20日,首都学术界隆重集会,为先生90华诞举行学术讨论会。之后,由李行健牵头,编撰了《吕叔湘论语文教育》,书中有5篇文章论述了“注·提”实验:《“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的重大意义》《〈“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报告〉序》《拼音识字可以充分调动儿童学习的积极性》《我的希望》《新的和旧的语文教学》。光列出这些题目,足以看出先生对“注·提”实验的支持力度。10年时间,先生一心想着光大“注·提”实验,为的是语文现代化。岁月无痕,功业有碑,光照后人,启迪来者。

       在先生作古第13年枫叶红了的时候,我再一次去北京,手捧着《吕叔湘论语文教育》这本著作,登上香山,告慰灵泉有知的先生:“注·提”实验一炮打响后,经过多年的探索,已经物化成了一套义务教育课程标准语文教科书,2003年由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并在全国十几个省市使用,成为黑龙江省的主流教材。此实验在经历了第八次课程教材改革的大浪淘沙之后,又向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发展”的新目标,高歌猛进。

       先生虽然逝去多年了,但他的道德文章与香山一样同芳我心,让人怀念,让人汲取。当了30多年小学语文教研员,搞了20多年“注·提”实验,期间,我上过实验课,写过实验文章,编过实验课本,指导过实验教师,修订过《实验纲要》,参加过数不清的实验活动,每当我迷茫或者懈怠的时候,便想起了先生,想起了先生的话:

       “注·提”实验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早识几个字,多识几个字,早写几篇作文,多写几篇作文,而在于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为了使先生的事业薪尽火传,发扬光大,我们“注·提”人将继往开来,为语文现代化而努力奋斗!

赞20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