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语文人(1)

作者: 白金声  发布时间: 2019-07-14 06:24:53  阅读次数: 1317  

  

                                        那些语文人(1)

                                       刻苦自学的徐特立

       徐特立,原名懋恂,字师陶,湖南长沙人。20世纪中国伟大的无产阶级教育家。他从1895年开始担任乡村蒙馆塾师起,先后教过小学、中学、师范、大学,一直到他以91岁高龄逝世,毕其一生都没有离开过他热爱的教育事业。徐特立一生中亲自教过的学生成千上万,为国家培养了几代人。毛泽东、蔡和森、向警予、何叔衡、蔡畅、李维汉、田汉、萧三等一大批革命领袖人物和名人志士,只是他早年学生中的一些代表人物而已。所以谢觉哉称颂他:“孔子不足高,墨翟差可比”;毛泽东赞扬他“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尊他为“永远的先生”;朱德直呼他为“当今一圣人”。所有这些崇高荣誉,对徐特立来说,都是当之无愧的。

       长沙城东80里的五美山,山环水抱,绿树葱茏,前面展开一片广阔的平畴,1877年2月1日,徐特立就诞生在这里。4岁时,他母亲就去世了,由父亲抚养长大。9岁才开始进私塾读书,读了6年,因为家里贫穷,没有钱交学费,就此辍学了。他脱离了先生的束缚,得到了自由,反而觉得高兴。这时,他读些最粗俗的劝世文、歌本、卜卦、算命的书,启发了思考力,增进了读书的兴趣。16岁后,他又阅读医书,想继承他祖父的衣钵,以行医谋生。但他对于十八脉的差别,总是分不清楚,觉得中医这碗饭很难吃得成,就改变了方针,到了18岁时,开始在乡村教蒙馆。

        教蒙馆的第一年,学生很少,全年只得了3串钱,合银元约4元。后来一直教了10年蒙馆,共得了200元。那时,他的家里种田,每年收20石谷子,可以够家用。他教书所得的钱就全部用来买书。但买一部《十三经注疏》要15串钱,一年教书所得还不及此数,因此买书的钱常是不够的。在这种情况下,边教边读,学问很快地长进了。

        后来,他订了一个10年破产读书的计划,哪里有产可破呢?因为他出继做了叔祖母的过房孙子,叔祖母虽不富裕,却稍有遗产,他就把这点仅有的田产,陆续变卖,卖出的钱,就陆续买书。破产买书,还是不够,只好向人家借书来读,或抄书来读。这样坚持下来,不但把中国的古典书籍如经、史、子、集等都涉猎了一番,并且进一步接触了当时刚传进中国的一些现代科学书籍如物理、化学、数学等自然科学以及历史学、社会科学。

        他并没有进过其他学校,所有的学识,全靠自己刻苦用功得来的,比如他学习“说文”时,苦于篆文不易熟记,就每天只学习二、三字,晚上睡觉时,用右手食指在左手掌心默写篆文,直到熟练为止。学习数学时,常把一本数学表解放在衣袋里,先翻看一条定理,或一个题目,边走路,边思索,边记忆。走过一段路以后,想通了,记熟了,再翻看另一定理,或另一个题目。他读书的方法是严守一个“少”字诀,不怕书看得少,但必须看通,看透。要通过自己的思考来估计书的价值,要用红笔标记书中的要点,要在书眉上写出自己的意见和感想,还要用一个本子摘录书中精彩的地方。这样的读书法,进度固然要慢一点,但读一句算一句,读一本算一本,不但可以把所学的东西记得牢,懂得透,而且可以达到学以致用的目的。

        有一个时期,他想有系统地读历史,但没有适用的书。一天下午,提早教完学生的书,急忙步行进城,当夜买了一部《御批通鉴》,第二天用竹篮盛着提回,还没有到正午的时候,就到了家。有一次因事进城,在书店看见一本新书,把身上仅有的钱都花了,买到这本书,路上没有钱买饭,就饿着肚子回家。

        当时得到一个机会,使徐特立思想上和生活上都起了一次变化,那就是,他听到长沙城里有一个宁乡速成师范学校招生,他决心抛弃私塾不干,去报考了这个速成师范。在那里学习了4个月,收获很大,不但学习了一些新的科学知识,而且接受了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理论和思想。

       1905年1月,徐特立与其他几个人在长沙城外30里的榔梨市,创办了一个“梨江学校”,这就是徐特立由当私塾教师而转到当学校教师的开始。他学识丰富,教授多方,是当时特出的优秀教师。

        1907年春,徐特立离开了梨江学校,到周南教中学班的国文,就这样,他由乡村生活而转到了城市生活,这时他的年龄正是30岁。

       早年,他熟读唐彪的《读书作文谱》、程端礼的《读书分年日程》和张之洞的《輶轩语》。他的自学,即根据他们的方法,而参以己见,又从日本得到新的东西和教蒙馆以来的经验,因此讲教育就不是空洞的了。

         徐特立43岁到法国留学,半工半读;法国留学4年后又到比利时和德国去学习自然科;51岁再到苏联去学习。他又以顽强的毅力克服年老记忆差的困难,先后学会了法文、德文、俄文。这些,为他学习革命理论和了解外国教育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赞23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