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访容膝斋

作者: 白金声  发布时间: 2019-07-01 05:31:26  阅读次数: 1175  

  

                                                  造访容膝斋

       容膝斋是书房,书房的主人是周一贯,周一贯是全国小语界的一棵“常青树”。

       我称周一贯为先生。他在我的心目中是高大的,须仰视。

       认识先生,是从他的著作开始的。1984年末的一天,我去哈尔滨出差,逛书店时,我买了一本《文体各异·教法不同》的小册子,定价0.40元,作者是周一贯。从此,我知道了浙江省绍兴县教研室有一位小学语文教研员,名叫周一贯。他,开风气之先,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公开出版专著的教研员。

        了解先生,也是从他的著作开始的。1992年暑假,我去大连开会,逛书店时,我买了一本《语文教学研究改革概观》,定价6.00元,作者是周一贯。从此,我知道了,在我国小语界,他是一位特殊的人物,没有学历,然而,就是这位“土八路”,他的语文教育理论,影响却十分广泛。

        熟悉先生,更是从他的著作开始的。1998年深秋,我去深圳讲学,逛书店时,我买了一本《语文教学优课论》,定价20.00元,作者周一贯。这时的他,已经从岗位退下来了。书的封面印有一张照片,先生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头发白白的,腰板直直的。背景是一组书橱,书橱的顶部有一块黄色木板,木板上刻着三个大字——容膝斋。

        遗憾的是,30多年,我与先生一直未曾谋面。他在绍兴,我在哈尔滨,“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说来也巧,机会来了。2017年12月,我的挚友何夏寿来哈讲学,吃饭时,我们谈起了先生,他给我留下了先生的联系方式。

       2018年4月1日,高天丽日,我来到了江南水乡——绍兴。经沈园,过鲁迅故里,直奔越城的凤凰岛。这里是先生的寓所,岛内灰瓦白墙,绿柳曲水,好一派古越风情。

        先生住在25栋三楼,客厅古朴典雅,多是古玩、花草和字画。先生对我的来访非常热情,又是泡茶,又是洗水果,弄得我坐立不安。

        穿过客厅,便是先生的书房。这里除了入户门和窗户之外,四周墙壁全是顶天立地的书橱和书架,满满的一屋子书。先生的写字台摆在书房中央,正对南窗,光线恰好。在这里,先生坐拥书城,目耕心织,激扬文字,指点课堂,这是生命的安顿。

        如此气派、豪华的书房,怎么能称“容膝斋”呢?我产生了疑问。先生操着绍兴普通话大声说道:“1983年,我调到绍兴县教研室做副主任,好不容易分到了一处40平方米的住房。虽然居住条件有了极大的改善,但一家五口挤在一起,自然不可能有独立的书房。所幸这住宅有一个朝北的凉台,我便装窗封闭,勉强放下一个书架和一张小小写字台。椅子是放不下了,我便找了一个窄窄的包装箱,竖起来当座椅,才可以把双膝勉强塞到写字台下。我为终于有了可以独立的书房而欣喜万分!出于文人的积习,便想给书房起个名。坐在包装箱上,我忽然想到陶渊明在《归去来兮辞》中的一句话:‘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室小仅能容膝易于安身足矣,便欣然命名‘容膝斋’。自己书写后刻在一方木板上,挂在书架上方,真有说不出来的得意。”先生说到这儿,转头望了望窗外。

        这时我才发现,南窗两侧有一副书斋联。上联是“安步当车阅世事”;下联是“清茶代酒养性情”。我请教先生,他呷了一口茶,说:“这是一副自撰自书的书斋联,虽不免有附庸风雅之嫌,但也确实有自勉之意。以步行代车,可以感受人世百态;以清茶代酒,可以静养清净之心。” 这副联是刻在竹子上的,道出了先生安贫乐业的生活习惯。

        先生一向仰慕陶行知,在他的书房里,一套精装的《陶行知全集》摆在显著的位置上;先生平昔崇拜鲁迅,与鲁迅同乡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一套精装的《鲁迅全集》也摆在显著的位置上。先生还珍藏着一张他与夫人黄华蓉合影的照片,这张照片就挂在写字台的对面,抬头能看见。先生说,一辈子他与至爱的夫人相濡以沫,在凤凰岛寓所,一起慢慢变老了,几年前,她走了,结束了两人世界的生活。说到这里,先生有些伤感,掏出手帕,摘下眼镜,试了试眼角。

        先生的写字台上,有“文房四宝”,看不见手机和电脑,在这个QQ、短信、微信、微博满天飞的时代,他还保持着用笔书写的古雅习惯,发表教育研究文章1400余篇,出版教育、教学专著165本,总字数达到2000余万,全是用笔写成的。这些惊人数字的背后,展现给世人的是一个怎样的生命存在?

        先生名“一贯”,字“道源”,出生在越城区皋埠镇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里,一辈子扎根绍兴农村,鉴湖情结,快阁悠思,他默默地守望着故乡的人,故乡的土,而这一守,便是白头,这一望,便是永久。他心无旁骛,矢志不渝,在小学语文教学园地上耕耘了近70年,学品一贯,文品一贯,师品一贯,令人叹为观止。

       耄耋老人,银发皑皑,目光炯炯,风度翩翩,两手搭在那把老旧的藤椅上,与我促膝长谈两个多小时。聊语文,聊读书,聊人生。沉思时,嘴角下抿,大笑时,嘴角上翘,眉宇间流露出几分自豪与自信。

         告辞时,先生送给我一本他的大作《语文课堂变革的创意策略》。这本书刚刚出版,散发着特有的油墨芳香。这是一本系统总结先生近十年对语文教育观察与思考的书,是容膝斋主人的一本力作。白发镌刻时光,书页承载沧桑。一个人,一辈子,“吾道一以贯之”。

       愿先生:椿龄无尽,福寿齐天!
 

赞47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