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药》的讽刺艺术

作者: 艳阳(张艳)  发布时间: 2019-01-05 16:21:32  阅读次数: 873  

  

                                                    论《药》的讽刺艺术

                                                     宝坻九中  张艳

       鲁迅的杂文历来为人们所称道,因为它的辛辣讽刺,因为它的针砭时弊,因为它的深刻有力。鲁迅的杂文取材广阔,形式自由;短小精悍,语言精炼,达到了内容和形式的有机结合和完美统一,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其中讽刺是其杂文艺术的重要特征,经常与夸张、反语、幽默等结合起来,巧妙运用,使之表达深刻的道理和高度的思想内容。

       鲁迅认为“‘讽刺’的生命是真实,不必是曾有的实事,但必须是会有的实情。所以它不是‘捏造’,也不是‘诬蔑’,既不是‘揭发隐私’,又不是专记骇人听闻的所谓‘奇闻’或‘怪现状’。”是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他又说:“现在的所谓讽刺作品,大抵倒是写实。非写实决不能成为所谓‘讽刺’;非写实的讽刺即使能有这样那样的东西,也不过是造谣和诬蔑而已”。鲁迅的杂文以写实为基础,往往抓住现实生活中某一类人或集合并提炼某一集团论调的特点,或勾勒动物形象,或采集社会事件加以概括,进行讽刺。       《药》作为鲁迅杂文的一篇作品,深刻地体现了鲁迅杂文的讽刺艺术。

       首先了解一下《药》的写作背景。鲁迅先生的《药》写于1919年4月25日,以1907年资产阶级革命家秋瑾被害事件为背景,反映了辛亥革命前后中国的社会现实。鲁迅早在日本留学期间,就十分关心中国的革命问题。在仙台学医时,他看了日本人杀中国人,而另一大群中国人却来“鉴赏”杀人“壮举”的电影以后,深切感到“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由此他得出结论:革命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秋瑾烈士的被害,他更感到“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的必要。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他创作了《药》。

       了解了文章的写作背景后有必要对文中重要的意象进行分析,文中出现了四个有代表性的意象:

一、关于“路”的意象分析

     “西关外靠着城根的地面,本是一块官地;中间歪歪斜斜一条细路,是贪走便道的人,用鞋底造成的,但却成了自然的界限。路的左边,都埋着死刑和瘐毙的人,右边是穷人的丛冢。两面都已埋到层层叠叠,宛然阔人家里祝寿时候的馒头。”这一段中,坟墓群被中间的“细路“分成了“左右”两边。左边“犯人”的墓地,右边是群众的墓地。这实际上寓意着夏瑜等资产阶级革命者并没有和普通群众站到一起,没有联系群众,发动群众,造成资产阶级脱离群众闹革命,华小栓和夏瑜两者的坟墓,中间仅仅只隔了一条小路,而这条小路却将华、夏两家分隔开来,成为一道屏障。但这道屏障又不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二、关于“血”的意象分析

       《药》通过“人血馒头”这一特殊的药,将“血”这一意象形象而又相当触目地凸现在读者面前,展示出文章的主题。“血”的意象在小说在《药》中,以“人血馒头”这一隐喻方法,更加含蓄而深刻地表达了“吃人”这一基本主题。

三、关于“花环”的意象分析

       夏瑜的一个最完全的的赞美,表明革命者是杀不尽的,革命还是后继有人的。鲁迅先生通过“曲笔置花环”寄寓了他对先烈的悼念,也寄寓了自己的理想。由是我们坚信鲁迅还是以一种较积极的态度投入到小说创作中的:“聊以慰藉那些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于前驱”(《呐喊·自序》),激励和鼓舞民众加入到推翻旧世界的斗争之中。

四、关于“乌鸦”的意象分析

     “乌鸦”的出现有两个作用:1.增加小说阴冷的氛围。 “乌鸦”的叫声作为最阴冷的事物象征的本义明显增强了小说氛围。这种凄惨的小说氛围揭示了华、夏两家人物悲剧的根源,有力地控诉了当时万恶的旧社会。 2.是一种呐喊的象征。 “乌鸦”这个意象除了从小说氛围上来理解,还应该从整个《呐喊》的主旨中去理解。“乌鸦”的叫声正是一种“寂寞里的呐喊”,一种“陌生人群中的呐喊”,带有一种明显抗争的意味。鲁迅先生在《坟》中说:“偏要使所谓正人君子也者之流多舒服几天,所以自己便特地留几片铁甲在身上,站着,给他们的世界上多有一点缺陷,到我自己厌倦了,要脱掉的时候为止。”这抗争的形象和《药》中的乌鸦有极其相似的地方。《药》中的“乌鸦”“缩着头,铁铸一般”,“站在一株没有叶的树上”,“张开两翅,一挫身,直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似的飞去了”。这是一种革命者的雄姿、力量在阴森恐怖社会中的具体反映,是为了给这世界“多有点缺陷”,让“那些正人君子也者之流多舒服几天”,是一种“穿着甲”,“站着”对抗这个社会的一种战斗形象。小说最后,“乌鸦”“哑—”的一声大叫…..是对夏四奶奶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疑问的最直接的回答,同时也是在陌生人群中的“呐喊”。

      《药》主要讲了华老栓为救自己患了绝症的儿子华小栓而以大价钱买了沾满革命者鲜血的馒头来替自己的儿子治病,可小栓最终还是死了。与他的坟临近的地方是那个被斩首的革命党(夏家的小儿子)的墓,他的墓上有一圈鲜艳的小花,但小栓的却什么也没有…… 作者借这样一个故事写出了群众的愚昧,以及革命者的悲哀,但同时也歌颂了革命者的献身精神。

       《药》所体现的杂文讽刺艺术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一是通过生动的形象来表现,生动的形象最突出地是表现在“药”这一形象上。《药》一文中借沾有人血的馒头这样一种奇异的“药”的形象。从华老栓听说人血馒头可以治疗孩子的痨病到华老栓夜里花大钱买药,再到烧药,孩子吃药直到最后孩子终究死去。“药”这一形象贯穿始末,这“药”不是普通的“药”,对于华老栓一家来说这沾满革命烈士鲜血的“药”是拯救孩子的灵丹,对于浑身黑色的人来说这“药”是可以获得一笔不菲钱财的物品,对于驼背五少爷来说这“药”是很香的点心,对于小栓来说这“药”只是让自己感到奇怪但又能救自己性命的黑东西……作者正是借药这一特殊形象深刻地讽刺了当时国民的愚昧性,以及他们的迷信。鲁迅曾经与友人谈及这篇作品,他说:“《药》描写群众的愚昧和革命者的悲哀,或者因群众的愚昧而来的革命者的悲哀,更直捷地说,革命者为愚昧的群众奋斗而牺牲了,愚昧的群众并不知道这牺牲为的是谁,却还要因了愚昧的见解,以为这牺牲可以享用…”文末“华老妈跟着老女人的指头看去,眼光便到了前面的坟,这坟上草根还没有全合,露出一块一块的黄土, 煞是难看。再往上仔细看时,却不觉也吃一惊——分明有一圈红白的花,围着那尖圆的坟顶。 他们的眼睛都已老花多年了,但望这红白的花,却还能明白看见。花也不很多,圆圆的排成一个圈,不很精神,倒也整齐。华大妈忙看他儿子和别人的坟,却只有不怕冷的几点青白小花,零星开着。”在这有借花这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形象 ,又说明了不一样的结果,同时也暗示出作者心中反封建思想,相信革命必胜的强烈信念。

       二是修辞手法的运用,表现在以下几方面:1、比喻的使用  “药”是一个比喻。救国的重任,在鲁迅看来,绝不是小资产阶级发动的革命所能胜任的。因为其脱离工农的固有缺陷,使他们在国家政治力量对比中始终软弱无力。尽管那些内心有着真诚的为救国不惜付出生命的热情的人,到死也得不到普通群众的理解,更得不到多数人的支持,最终为国捐躯,身首异处,自己的鲜血却被没觉悟的老百姓当作治肺痨的迷信药物吃掉。2、对比的运用   作者在文中塑造了不同的人物形象,以对比的手法达到讽刺的目的。最突出的是国民愚昧性劣根性的代表者华老栓一家和为革命事业而献身的夏瑜的对比华家的事反映了封建思想对人民的愚弄,夏家的事反映了封建统治对革命者的镇压。二者交织的食物“药”——人血馒头。

       三是对环境的描写,(一)社会环境  1、刑场环境“士兵衣服前后有个大白圈” “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的看客。(1) 暗示看客在观年别人不幸时,不知道自己的不幸。(2)鲁迅深深体会到中国“黑色染缸”黑之浓重,人民之麻木。2、茶馆环境  点油灯,用洋钱,茶客无所事事。暗示病态社会中人无聊麻木的精神  3、坟场环境   摆出菜、化过纸 (1) 暗示社会黑暗、人民的苦难(2)人血馒头是生的希望,还是死的见证!(二)自然环境:1、小说开头写“乌蓝”的天、“青白”的光、“灰白”的路——气氛阴森幽暗,基调冷峭深沉2、华老栓得到人血馒头后,作品写到“太阳也出来了”。在他面前,显出一条大道,直到他家中”——反衬出华家幻想的破灭3、 最后一节坟场描写,写天气“分外寒冷”,枯草“支支直立”,声音“愈颤愈细,细到没有”,乌鸦“铁铸般站着”,等等——烘托出夏四奶奶与华大妈无比沉痛与悲凉的心情,这些无不引起读者的共鸣。

鲁迅在小说中有大量的讽刺,这种现象不是偶然的。由于他童年少年时期的痛苦记忆,使他对世界怀疑、厌恶甚至绝望,从而奠定了讽刺的情感基础。由于他深厚的中西学养,培养了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提供了他讽刺社会的精神动力,又养成了他讽刺社会的艺术才能。而多病的时代社会又为讽刺提供了丰富的内容和表现的舞台。众人皆言鲁迅的杂文是匕首是投枪,能深刻地揭示出当今现状以达到讽刺目的再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即引起国民注意引起疗救的目的。

 

 


赞25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