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丨曹勇军:今天,我们怎样提高传统文化素养

作者: 平台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7-07-04 17:02:33  阅读次数: 1851  

  

  本文说的“传统文化素养”主要指那些至今影响我们的、来自经典典籍的传统文化知识和技能。对语文教师来说,传统文化知识素养居于专业知识结构中心地位,是专业能力的标配。语文教师的传统文化素养结构应包括古汉语素养、诗文素养、文史素养、古代思想文化素养等。从一般语文教师的知识状况看,传统文化素养主要来自大学时代中文系所学的课程,比如古代文学史、古代文学作品选等,主要是由古典诗词加上古文名篇构成的。由于所学所知本就有限,知识面比较窄,远远不够用,加之高校这些年过于注重课程论的教学,毕业学生对古典文学传统文化本体知识的掌握大打折扣。华东师范大学赵志伟教授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他参加中文系教育硕士复试时出了四道题,其中一题是请学生默写两首七律唐诗,23位考生居然只有7位能全默写出来。可见问题的普遍和严重!这些准语文教师往往说起教学理论头头是道,讲到具体作品则一脸茫然;而且他们在大学学习期间是以通史、通论为中心展开阅读和欣赏的,容易养成“看花了眼,看粗了眼,看走了眼”的毛病,造成阅读能力与文字能力的普遍退化,至于传统文化典籍、古代文化思想更是苍白匮乏。而课改后古典文学、传统文化教学对语文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唯有具备更加丰富的传统文化知识,语文教师才能有效开展语文教学。

  下面我想结合自己的学习经历,谈谈学习传统文化、提高传统文化素养的体会。

 

 

  语文教师工作后往往都有根据兴趣和实际教学需要自学进修的阶段,以拓展自己的知识领域,调整优化自己的知识结构。我当年也有一段奋发学习传统文化的经历,下了一番苦功夫、笨功夫。大学毕业后,我被分到一所乡村中学。我为自己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重点攻读传统文化典籍。针对自己当时的古文基础,我选择了王力的《古代汉语》,辅以人民教育出版社隋树森主编的《古代散文选》,朝夕讽诵,期练揣摩,痴迷的劲头就像韩愈《进学解》中说的,“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两年时间,我差不多把《古代汉语》背了下来,把这套书翻烂了。之后,我还研读了相当数量的作品,如吕叔湘《文言虚字》、王力《汉语史稿》、徐召勋《学点目录学》、吴孟复《古书读校法》等专著,把古代语法、词汇、训诂、典章制度、目录学等方面的知识都比较认真地过了一遍,算是打下了一点基础。后来,我曾多次匆忙接到临时性文言教学任务,上课时我都能够从容应对,想一想其中关键是早年打下的那点底子。那段时间学习的最大体会是:古典文学与现代汉语分属不同的两套表达系统,因此学习古典文学作品一定要背诵,尽可能做到烂熟于胸,读到哪里背到哪里,做到“人”“文”合一,这几乎是正宗标准的文言学习范式。此外,把所教文言文课文背下来,可以增强教学的流畅性、感染力,提高教学的有效性,对学生也是很好的学习示范。我听过很多青年老师的文言教学课,经常遇到的情况是老师对所教文言文本不熟,讲得磕磕绊绊,极大地破坏了课堂教学的情境和美感,让人可惜。

  恶补还远远不够,更要持之以恒,勇猛精进。我对传统文化的兴趣持续不衰,学习至今不辍,不断重构并优化自己的传统文化知识结构。进入本轮课改,我参加苏教版教材所有必修和选修教科书的编写,为了胜任教材编校任务,也因为自己有这方面的兴趣和积累,在师友推荐帮助下,我又围绕《论语》《孟子》《史记》《唐诗宋词》等重点阅读了一批书。《论语》方面有钱穆《论语新解》、南怀瑾《论语别裁》、李泽厚《论语今读》等,《史记》方面有姚苎田《史记菁华录》、李长之《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韩兆琦《史记通论》等,唐诗宋词方面有闻一多《唐诗杂论》、马茂元《唐诗选》、俞平伯《唐宋词选释》、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沈祖棻《宋词赏析》等。这些专家的研究成果和论述,极大地丰富了我对有关作品的认识,让我从新的高度去理解作品。在2016年一次全国教学观摩活动中,我执教李白的《将进酒》,获得好评。教学中,我先与学生感其豪放:让学生找出诗中的豪放语句,加以自主鉴赏;然后品其沉痛:梳理诗中的“悲”“喜”二字,体会诗中忽喜忽悲、以悲为底的内涵;最后赏其飘逸:体会诗人心有不甘,拼命劝酒,借酒冲绝世俗功利桎梏,引领学生感受体会诗歌的飘逸之气。这样可以把《将进酒》中不易把握的情感落实在教学中,让学生对李白有更深入的理解和感受,走进李白的内心,也真正走进作品。课后我告诉听课老师,我对作品的理解和教学设计参考借鉴了葛兆光《唐诗选注》李白诗前的“小传”,一定程度上,是这本书给了我教学的灵感和思路。

 

 

  提高传统文化素养,体现在运用之中,体现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徐师曾、王朝闻,“曾”“朝”都是多音字,怎样确定其读音呢?毛泽东两个女儿,一个叫李敏,一个叫李讷,怎样解释其含义呢?梁漱溟两个儿子,一个叫梁培宽,一个叫梁培恕,父亲取名的用意何在?有位老师给学生讲解现代文阅读试卷,其中提到“谶纬”一词,有学生问什么是“谶纬”,旁边同学嘀咕一声“就是迷信”。老师解释:说是迷信固然可以,但“谶纬”绝不是“迷信”二字所能概括了的。为什么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要选在8月8日晚8时8分?因为在中国人的心中,这组数字表达了民族百年一遇的渴望,表现了圆满如意的祝愿。小一点说,“谶纬”反映了一种民族文化心理;大一点说,则是对人类有限能力的清醒认识。“谶纬”大有学问,要了解中国人不可不知“谶纬”。老师一番话,让学生难忘。我到长沙讲学,执教余光中的《乡愁》,课堂气氛热烈,师生欲罢不能,结束时我便乘兴把岳麓书院“惟楚有才,于兹为盛”的名联,分别嵌上“教学相长”“师生互助”,改造成一副切时切地的“新联”,表达自己的心情,送给学生作为礼物,那令人感动的场景至今难忘。

  当然,如能自己动手尝试写一写,获得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甘苦,则学习效果会更佳。吴小如先生说他年轻时在讲课中“已深深体会到要想把古代诗文讲出个所以然,必须掌握写作古诗文的实践经验”,为此他学作古文和旧体诗词。这确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早年我也热衷此道,喜欢在日记、书信和书籍扉页上写些半文半白的文字。下面一则是我写在《左传注释》前的题记:

  余学业杂乱无统,汗漫难归,性之所近,雅爱文史,然旧籍新刊广袤无涯,令人徒叹汪洋,于是重点读两套书。其一为“中国历代名著丛书”。是丛书,所收较精,门类亦备,训注皆简明而切于实用。其二为“安徽古籍丛书”,所收皆皖籍前贤旧作。余取而读之,有董理旧业、条贯国学之功,无一拥而上、头昏眼花之弊。前为面,后为点,庶几可免于治学无根之讥。至于其他,随遇随读,依时依地,无限止也。

  文字当然很幼稚,但写这类文字让我多少领略了文言简括、灵动、凝练、典雅的韵味,加深了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和理解。这里我要感激吕叔湘先生的《文言虚字》。这本书每章后附有练习,且形式多样,有选词填空、文言今译,更有把白话翻译成浅近文言的有趣练习──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学写文言,用吕先生的话说,是使人获得“较深刻的印象”。对我来说,这样练习不仅基本上弄通了虚词的常见用法,也多少摸到了文言文的门径,甚至学会了“半文半白”的“现代文言”。

  传统文化不仅是语言符号,更是一种思维方式和生活态度,因此,它不仅存在于文化典籍之中,更存在于日常生活之中。虽然现代人的思维和行为习惯与古人相比已发生巨大变化,但仍然可以看出其嬗变的痕迹。读老一辈学人传记可知,他们往往幼承家学,长研西学,卓然名家。所谓幼承家学就是记诵积累丰富的古诗文经典名篇,接受其中包含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我常通过这些老先生去接近和理解传统文化的核心,激发对传统文化的温情和敬意。比如梁漱溟听伍伯庸讲《大学》,十分兴奋,自告奋勇,打算“笔之于书,以传诸世人”,伍先生当头棒喝:“你听了,不当下切己反省,自行力勉,却想替我传道,何其为人之意多耶!”是的,传统读书人最重视的是“为己之学”,是注重自身修养、见贤思齐、以身作则的君子之学。又如,丰子恺赞扬他老师弘一法师的“认真”:“李叔同先生做事非常认真,做一样像一样。年轻时做花花公子,就像花花公子;去日本留学,就像留学生;回上海太平洋报当编辑,就像个编辑;做教师,就像教师;后来做了和尚,就像一个和尚……”“认真”就是《中庸》上所说的“诚意”,“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就是宋儒倡导的“敬事而信”,是一种对自己、对他人真诚负责的态度。

 

 

  传统文化与传统经典不一样,它总是在场的,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是活在今天的东西,比如“以柔克刚”“阴阳平衡”等。因此,要让传统文化活在当下,以当下的方式生长,在今天与过去的对话中使传统经典增值,增加我们的传统文化修养,使其更好地帮助我们理解现实,增进文化认同。

  近年来,我又重读了《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尝试站在今天的角度去解读传统思想文化。比如,如何理解“儒道释”的思想取向以及对今天的影响,就是一个有价值且有趣味的话题。儒家、道家,再添上后来的佛家,共同塑造了后世中国人的集体人格和精神。李泽厚有“儒道互补”说:“表面上看,儒道是离异而对立的,一个入世,一个出世;一个乐观进取,一个消极退避;但实际上它们刚好相互补充而协调。不但‘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经常是后世士大夫的互补人生路途,而且悲歌慷慨与愤世嫉俗,‘身在江湖’而‘心存魏阙’,也成为中国历代知识分子的常规心理以及艺术意念。”儒家与道家许多观点是对立的。比如老子和孔子都提到“水”。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强调的是时不我待、奋发进取的精神,体现了儒家的入世精神。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表明了道家无为无不为的思想境界,体现了道家的出世精神。这个感性的细节折射出儒道两家人生哲学的差异。这两家又是互补的,别的不说,看看近代以来杰出知识分子撰写的箴铭联语,就不难嗅出其进退出处中儒道交融的思想气息。比如下面黄炎培这首箴铭:“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言必信,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当然儒释道三家又各有其作用,在出世入世进退斡旋的张力中给予人生启示和内在力量。南怀瑾说:“三家是三个大店。佛家是百货店,什么都有,有时间可以去逛逛。”“道家是个药店,不生病可以不去,可是无论个人还是国家,一旦生病,非进去抓药不可。”“儒家是个粮店,管你平时的一日三餐,须臾不可离。”可以说,儒家叫人“拿得起”,开拓进取;道家叫人“放得下”,自然潇洒;佛家让人“想得开”,破除偏执和差别,圆满融通。

  不必讳言,传统文化中也包括不少过时甚至腐朽的东西,尤其是推动民族社会进步发展的诸如“公平”“正义”“自由”“契约”“规则”等现代理念更是匮乏,因此提高传统文化素养必然包括对传统文化批判精神的培养,这样才能把今天与传统打通,用“我”的眼光去发现传统,又通过这种发现反过来肯定自己、丰富自己、扩大自己,让传统文化素养转化成现代公民的健康思想。这对语文教师而言,也是至关重要的。

  作者单位:江苏省南京市第十三中学教师

 

来源:语言文字报

赞28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可参与讨论留言 共有0条评论

发布